儿媳许莹之激情

分卷阅读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4:2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大的关系网络,然而建筑行业和部里会有什么关系呢?还是先低调一点见机行事吧。在老孙脑筋转动的时候,女孩子已经将面前的酒杯倒满。陈京飞端起杯子道:“正德兄,来,我敬你。”老孙也端起杯子笑道:“陈总就别什么敬啊敬的啦,我们喝了这杯。”陈京飞道:“说得对,喝一杯。”他便将酒杯沿凑到大嘴边,也没见什么动作,那杯里的酒便“嗖”地一声见了底。陈京飞将杯子放到桌上,唤道:“再倒酒!”然后指着桌边另外一个女孩子,“来,妹子,你给孙司长盛一碗汤”老孙抽了一张餐巾纸,非常舒服地往椅背上一靠,对着陈京飞笑道:“陈总今天如此客气,你叫我这一个主人情何以堪?”陈京飞道:“我这是真心地想哥俩说几句话,聚一聚,这一小顿饭只怕是意思不到位啊。”老孙道:“哪里的话,我们是坐牢房的人,不比陈总你们这些自由身,能开心地聚一聚,机会很少,连笑都是装的。今天觉得好啊,至少喝酒的时候少做了两句诗词。来,干了。”陈京飞的脸上浮现出表示同情的神情道:“正德兄,这就是围城,你说你是坐牢房的人,我又何尝不是坐牢房的人呢?彼此啊。”右手端起酒杯,和老孙碰了一下,似乎很激愤的一饮而尽,然后将杯子重重地向桌上一放,“再倒!”老孙也就激愤了起来,单手撑着腰,指着面前的酒杯:“也倒满,今天和陈总喝个痛快。”…老孙整个下午都很高兴。他很例外地走进了厅办公室,和办公室几个工作人员闲聊了将近半个钟头之久。上午受到冷遇的黄冬梅复又热情高涨,恭前倨后忙得不亦乐乎,还不断地翻出一些笑话,整个十楼都充满了她哈哈大笑的声音。老孙微笑着时不时地附合一下,其间也和其他人说上两句,终于在感觉到黄冬梅的笑声对于上班环境很不妥和有损自己形象的时候,他就很正经地向办公室同志表达了两点意见:一是肯定了前段时间的工作成绩,其次希望以后再接再厉,充分发挥办公室的工作特色。然后就在大家的不断点头中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女秘书闫晗仍在QQ上聊天,看见老孙进来了,她忙不秩地关了QQ,并站起来问候:“孙厅长。”老孙对于闫晗上班的时候用QQ聊天从没有指责过,毕竟厅的工作很清闲。倒是闫晗似乎明白这种行为有违工作纪律,她从不敢在老孙在的时候聊天。老孙咳了一声,略带笑容向闫晗走过去:“小闫啊,在和哪个网友聊呢?”闫晗瞅了一眼电脑,确认QQ已经关了,才低头轻声说道:“我……没有聊天呢。”老孙感觉到俏丽女秘书略有一点慌乱,漂亮的脸蛋上布满了红晕,于是没有揭穿她上QQ的事实,还以赞许的眼光看着闫晗说道:“在整个办公系统,小闫你的工作很出色,以后要继续努力,前途远大啊。有个事情,你帮我起草个工作汇报吧,就是上午那个电话,明天交给我。”闫晗清脆地应道:“好的。”在自己充满慈爱神色的眼光中,老孙破天荒地在闫晗的香肩上温柔地拍了两拍,然后就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以一种非常舒服的姿式坐在大班椅里,老孙感到今天整个都过得很充实,而且没有以往上班的那种身心俱累的感觉。还是要解放自己啊!老孙想。他随手打开电脑,QQ上仅有的几个网友没有一个在线,飞天女孩灰色的头像在闪动,老孙双击了一下头像,弹出的对话框里只有一个字:“老”这是什么意思?对方不在线老孙也就没有发信息,正要打开搜虎看一下新闻,腰里的手机在振动了,是耳媳妇打来的。老孙忙起身关了办公室的门,一边按下接听键,许莹慷懒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喂,爸爸,在哪呢?”“在上班呢,小宝贝。”老孙低声戏谑地说道。“不来了,不许叫小宝贝,我可是你儿媳妇呢!”许莹嗔道。“是,是,那好媳妇可以了吧?”“那还差不多。爸爸,回来吃晚饭吗?”许莹在那边问道。老孙心猿意马了一天,当即说道:“当然回来,现在就回来……你还在睡觉?”“还不都是你害的,想不到你这大色鬼居然那么厉害,人家一身都没有劲了……啊,你现在回来干什么?”许莹娇慵的声音听得老孙心里痒痒的。“当然回来吃你啊,小妖精!爸爸就回来……”不等许莹说话,老孙便挂了机,开门便往电梯间走。在大厅门口,黄冬梅抱着一大叠资料急匆匆往里走,看见老孙忙拦住道:“孙厅,有几个文件要你批一下……”老孙边走边说道:“你交给小闫就是了,我有个急事……”话没说完就上了奥迪。二十多分钟的车程,老孙便回到了玉佳新村,准备开门的时候,猛地发现走得急,把钥匙放在了办公桌上,只好按响了自家的门铃。过了两三分钟,门里面一点反应都没有,老孙焦燥了起来,正想用手捶门的时候,门嗒的一声开了。门里,许莹换了一身红色的运动装,秀发蓬松,淡扫娥眉,粉颊晕红,唇红齿白,光着小脚站着,性感迷人。俊俏的媳妇站在眼前,老孙色心大动,急急忙忙进了门,也顾不得脱鞋,大嘴就往许莹粉脸上凑。许莹咯咯娇笑一声,轻轻一闪,嗔道:“爸,你好坏……”人就客厅里跑。老孙将领带一阵乱扯,随手丢在地上,尾随着追了过去。许莹尖叫着,围着摆在客厅中心的茶几转圈,机灵地躲避老孙大张的双手,却哪里躲得过?被老孙一个假动作,双手一圈,逮了个正着。没等许莹反应过来,老孙的大嘴飞快地向媳妇的红唇上印去。“啊……爸,不……”许莹娇唤声被两片厚湿的唇堵住,转而只能从鼻孔里发出“唔唔”的声音。老孙粗糙的舌头突破媳妇的贝齿,迅速与软软的香舌纠缠在一起。许莹俏脸稍仰,不甘示弱地回敬着。两人同时发出粗重的呼吸声,老孙激烈地吸吻着媳妇的红唇,不时将大舌伸入媳妇口中搅动。许莹纤手无力地搂住公公的头,随着长吻,胸部开始剧烈地起伏。老孙见媳妇情动了,一把抓住媳妇的小手,引导着她向自己的胯下探去。却在这时,许莹小手一挣,双手撑住公公的胸膛,娇笑道:“爸你坏死了,不来了。”老孙一愣道:“再来!”又对着媳妇吻了下去。许莹俏脸一偏,老孙吻在了媳妇的耳根下,马上啜着耳垂吸了起来。痒得许莹咯咯地娇笑,身子像蛇一般地扭动。老孙顺势用双手钳住许莹的娇躯,让她背贴在自己胸膛上,紧搂着站着,双手从媳妇的运动衣里伸了进去,“唉呀莹莹,奶罩都不戴,你还真是一个小骚货。”边说着,一手一个将媳妇的乳房抓得严严实实。成熟的乳房滑嫩温软,老孙的手心感受到充满着春青活力的弹性,抓捏把玩,爱不释手。红色的运动衣如波浪般起伏,媳妇的乳房正在公公的魔爪下变换着各种形状。“爸,不要这样……”许莹的双峰被公公玩弄,火热的躯体左右扭动,似乎要从公公的怀抱中挣出去。老孙一边享受着媳妇的扭动与活力,一边将一只手自运动衣领口探了出去,托住媳妇的一边销脸往上仰。许莹觉察到公公的企图,娇声道:“人家不要来了,啊,不……”话音未落,红唇已被公公的大嘴印住。“呜……”胸部仍在被公公侵袭,嘴里又被粗糙的舌头卷入,许莹在阵阵的快感中逐渐迷失。更要命的是,公公的手自领口缩回后,不断地沿着腰肢往下摸去。“呜……”厚实的手掌迅速地探入运动裤中,“内裤也没有穿……”感觉到公公的大手如耗子般在大腿及丰臀上钻来钻去,终于滑入到已经湿热无比的两腿之间,许莹口中发出满足的叹息声。有力的手指如弹钢琴般在外阴部揉按着,许莹腰部蛇一般地挺动起来,似是在逃避,又似在迎合。白玉般地纤手在挺动的空隙中探入公公的腹部与自己的背部之间,“铮”地一声,皮带弹了开来,随着西裤的滑落,露出了男人健壮的的臀部肌肉,三角裤如帐篷般撑起,仿佛已经被撑到了极限。“扑”地一声,老孙将媳妇一把推倒在沙发上,红色的运动裤被迅速地褪到脚裸上,视线里几经挑逗的阴户已经是一片泥泞,粉红的阴唇微微翕张,闪动着极尽挑逗的光芒。许莹“啊”地娇唤了一声,诱人的臀部不屈地拱起。老孙飞快地脱下内裤,如虎狼般向扒在沙发上媳妇的娇躯扑了过去。许莹拱起的丰臀被猛地压了下去,粗长的肉棒迅速地贯穿,致命的快感使大脑一片空白,“嗯……好大……”第一波冲击还没有结束,许莹腰肢便被公公的双手钳住,强拉着站了起来。火热的肉棒如杠杆般撬起媳妇的娇躯,修长的双腿被强行分开。如狗爬般的姿式让许莹心里泛起了一丝羞耻的感觉,“爸,不要这样来……呜……轻点……啊……啊啊……”肉棒深深地在体内撞击,许莹简直快要疯狂。双手再也支撑不住一阵猛过一阵的冲击,俏脸重重地贴住沙发坐垫,这已她身体唯一着力点。公公肉棒传来猛烈的推力,双座的沙发也经受不住地向后移动。“啊啊……啊……呜……轻……死了……”许莹压抑地哭喊着,在一阵快速的抽插后,下体再也忍不住地传来强烈的酸麻感觉,“要丢了……啊……”在肆意渲泻的长唤中,凉凉的阴精喷涌而出。然而公公的攻击却更加猛烈,下体的热量在急剧的摩擦中迅速上升。“又来了……”沙发背部终于被挤到了窗台边,许莹的腔道再一次紧缩。“啊……莹莹……”老孙狠狠地顶进媳妇的最里面,肉棒空前地膨胀,滚烫的精液急射而出,公媳二人同时发生满足的叹息声。“嗯……”随着公公钳住腰肢的双手松开,许莹双膝重重地脆在了地板上,被汗水浸透的短发一缕缕地贴在俏脸上,眼睛里一片迷离满足的神色。宽敞的客厅中,一对赤条条的男女以一种不堪入目的姿势纠缠在一起。孙正德将媳妇搂在怀里,像搂着一只小白猫,脑海里却在想着焦大,似乎那个两三百年前的家丁正在指着自己大骂:“……扒灰的扒灰,养叔子的养小叔子……”以前觉得焦大骂得很对,古时的三纲五常,现在的所提倡的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本就应该是他的工作所要维系的。然后现在的孙正德开始反思以前的观点是否正确,焦大所骂的,不也是文化,甚至文明的组成部分么?《红楼梦》里确有好多让人联想的香艳景色,孙正德想。于是他那粗长的肉棒又开始一步步地变得峥嵘起来,硬梆梆地顶在媳妇的小腹上。觉察到公公生理反应的许莹从高潮后的良久松懈中猛地清醒过来,内心为公公那旺盛的性欲感到无比惊讶,这简直比一个壮小伙还厉害啊。许莹的头脑里闪过一个“逃”字,娇躯似蛇一般不安地扭动起来,嘴里叫道:“爸,你好色啊,人家不要了啦……”孙正德紧紧地圈住媳妇的纤腰,戏谑地看着在怀中扭动的胴体,媳妇成熟坚挺的乳房和浑圆修长的双腿激起了他眼中一片狼性的光芒,“莹莹,我们去床上……”“不要去……啊”正在挣扎的许莹身子猛地腾空,孙正德已抱着她站了起来。娇呼声中,许莹条件反射般搂住了公公的脖子,修长的双腿一阵乱蹬,踩在大理石的茶几上。孙正德虎吼一声,使劲一拉,许莹双脚站立不住,整个人如面筋一般扑入公公的怀中,修长的双腿再次踏空,孙正德的一双大手已死死地钳在媳妇的丰臀上,将她整个人都托了起来,“来,张开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