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许莹之激情

分卷阅读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4:2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回了声幸会,抬了抬手,指着沙发道:“坐,坐。”胖子手脚一阵忙乱,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恭敬地递给孙正德:“孙厅长,请多指教。”他抬头瞅着孙正德,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在下受我们陈总委托,很冒昧地打扰孙厅啦……”说着便顿住了,看孙正德的神色。孙正德想:搞半天原来还是一跑腿的。不动声色地接过了胖子名片,只见上面写着:“北京京龙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袁方程”然后是联系电话之类的。孙正德眼睛落在“京龙房地产公司”几个字上,先是吃了一惊,脸上马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我说咧,你们陈总和我是老朋友啦,他没有到长沙来吗?你先坐!”转头对后面说道,“闫晗,给袁总泡茶了没有?”“泡了!泡了!泡了!”袁方程忙不迭地插口道,在孙正德对面重重坐下,嘴里咳了一声,“就别太客气了,受当不起啊,我们陈总先有点事,去了省府…这次从北京来,陈总说是一定要和孙厅您见一面。这不,陈总中午在华天安排了一桌饭,要我登门拜访,一定要请到孙厅长。”孙正德笑道:“这是哪里的话,陈总光临我们湖南,怎么敢主客倒置呢?你跟你们陈总说一声,就说我孙正德今天请他。”袁方程笑道:“这个孙厅您就不要客气了,谁请谁都还不是一个样嘛,今天中午陈总可是单请孙厅您啊……”孙正德一愣,心里就七上八下,猜疑了起来。北京京飞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总陈京飞,两年以前曾经和孙正德一起在XX党校学习,不久,就当上了全国XX委员,是北京的一个大富豪。在陈京飞当上全国XX委员后,两人就没有联系了,不过在党校学习的时候,彼此很是投缘。孙正德想来想去,还真想不出陈京飞来找自己的原因。袁方程见孙正德不说话又笑着道:“怎么样?孙厅,你可一定要赴约啊。”孙正德忙道:“一定的,一定的,不过来者是客,可不敢要陈总破费的。”袁方程道:“孙厅和我们陈总是老熟人,就不必太客气了吧。我是负责联络的,得到孙厅的应允就算是完成任务了。这样吧,现在还早,孙厅你有事先忙,我就不打扰了,也去办一点私事。中午十二点正,我准时来接孙厅的大驾。”“也好。”见袁方程一副认真的样子,孙正德点点头,“那我就不送了,你有事去忙。”袁方程脸上保持着笑容,点头哈腰地往门口退去,出门后转了身,腰板便猛地直了起来,甩了甩头,一副气度昂扬的样子,踱着方步向电梯口走去,与和孙正德见面的神态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孙正德感到好笑,指点着袁方程的背影说道:“小闫啊,这就是典型的变色龙。”闫晗端了孙正德的专用紫砂茶杯从里面办公室走出来,也笑着道:“我早就知道了,孙厅还不知道他在你没有来之前呢,大大咧咧的,气死我啦。”孙正德点了点头,向里面办公室走,在闫晗刚才话里的最后几句,他似乎感觉到了有一点娇嗔的味道,让他想起了家里漂亮的媳妇,心里痒痒的。闫晗见孙正德进了办公室,忙去沏茶。闫晗打心里有点敬重孙正德,因为他是XX厅里为官正派的不多人之一,按说XX厅平时接触演艺圈里是最多的,湖南省的什么电视台、剧团也很多,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大型晚会之类的,遍地是谄媚献色之人。XX厅的领导们大多深陷进去,整天花天酒地,乐此不疲,唯有孙正德似乎是出淤泥而不染。不只是清廉和刚正,孙正德身上似乎难得地保留了湖南劳动人民的优良传统,记得有一次闫晗还看到孙正德亲自去买菜。因此孙正德在评价袁方程是个变色龙的时候,她心里的念头是:XX厅也就唯有孙厅长可以如此评价别人了,举厅上下谁不在扮演着变色龙的角色呢?心里在想着,不小心紫砂杯里茶水已经满了,溢了出来,烫到了手上。闫晗忙忍着痛关了水,向旁边水桶里倒了一点,端着茶杯送进去。孙正德正在翻桌上的一份文件,闫晗将茶杯放在孙正德面前,轻声道:“孙厅长,您的茶……”孙正德道了声谢谢,将文件放下,第一次觉得闫晗的声音和许莹有点像,不由得想细细地打量一下这个跟了自己快一年的女秘书。这是一个来自湖南桃江的女孩,人说桃江出美女,这句话真是不错。闫晗的眼睛很大,水汪汪的,在长长的睫毛下闪动着机灵纯洁的光芒。黑亮的长发在脑后盘了起来,用一个黑绒的网兜兜住,再圈上一圈黄色小花的发带,身上一袭的蓝色的职业套裙,整个人显得很有气质。孙正德心里暗暗地将闫晗和媳妇的身材逐一比较:闫晗身材要高一点,皮肤比媳妇白,是白里透红的那种,胸部相对较小,但是也很坚挺,臂部也很翘,修长些……闫晗见孙正德不转眼地打量自己,脸上泛起一阵红晕。她是艺术学院的大学毕业生,也曾有过为艺术献身的理想,但在担任孙正德的秘书后,闫晗一直致力于努力的工作上,力求使自己的工作成绩能得到这位清正的厅长赏识。接触到孙正德的眼神,闫晗心里又多了一份期望。“孙厅长,您还有什么吩咐的吗?”在女秘书甜甜的软语呼唤中,孙正德回过神来,重重地“咳”了一声,“没……没事了,你去忙。”目送女秘书窈窕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孙正德将视线转移到桌上的这份文件上来。这是一份湖南省的《内参》有一则消息吸引了孙正德的眼球,这是一篇评论员文章,标题是“肃清腐败行动即将吹响号角”多少年来大报小报、内参外参总是在大肆宣扬着反腐肃贪,不过这篇文章的内容有点不同,大意是通过国企、政府机构调整改革、提拔优秀干部等措施来达到效果。这是一个好办法,孙正德想,精减机构,消除人员臃肿,要是能迅速行动起来就好了。一阵电话铃声将孙正德的思绪打断了,一看,是一个北京的陌生电话。孙正德不想接,对外叫了声:“小闫,你接个电话。”闫晗小跑了进来,孙正德指了指电话,又摇了摇手,闫晗会意地一笑,纤手抓起了听筒:“喂,您好……对,这是湖南省XX厅……嗯,不错,请问您是?哦……”听到这,闫晗转头以询问的眼光看了看孙正德,孙正德手一摆,示意闫晗继续。“孙厅长正在隔壁开会,我帮您去叫一下好吗?……那好,有什么我可以转告的吗?……嗯……嗯嗯……好的,我知道了……我知道,我一定会转达的……再见。”“说什么?”孙正德在闫晗挂了听筒后问道。闫晗挺直了身子:“也不是什么大事,是XX党校要孙厅您作为党校学员写一份工作汇报,这个月十五号以前要交。”孙正德眉头锁了一下,事情有点不合常理,按说这种安排应该是经过省府再通过文件的方式发到党校学员的手上,直接打电话来还是头次听说。他摇了摇手示意闫晗出去,又琢磨了半天,忽然心里一亮:陈京飞!他是和我一届的学员,应该知道这事。因此心里对中午的饭局又有点期待了。************在行政机关上班其实很容易打发时间,一张报纸一杯茶,一个上午很快就可以过去。孙正德批了两个文件后,又打电话到办公室布置了两道工作,时间就到了十一点半,也不想做什么事了。复又想起娇俏的媳妇来,心里不禁心猿意马,自从昨晚沉寂了五年的欲望被释放出来,孙正德就有点按捺不住。他抬手看了看表,袁方程还有半个小时才会来,该干些什么呢?忽然听到外面传来的键盘敲击声,心中一动,于是也打开电脑上起QQ来。孙正德经常上网浏览一下各地的新闻,也经常上QQ,他的QQ上藏有一个秘密,大概是在几个月以前,一个叫“飞天女孩”的网友申请加为好友,孙正德上网聊天向来是来者不拒,因此也就加了这个“飞天女孩”资料显示是一个女网友,22岁,湖南人,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这个飞天女孩似乎有点艺术细胞,和孙正德聊起湖南的花鼓戏来头头是道,因此也是孙正德聊得最多的网友之一。聊了几次以后,孙正德发现这个女网友主动聊起了性话题,对于五年沉寂的孙正德来说,和飞天女孩聊天很有点意淫的味道,虽然并不知道这个飞天女孩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但网络是虚幻的,管它这么多干什么呢。QQ上飞天女孩在线,看见“老孙”(孙正德的QQ网名)上线,对方首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嗨,老男人好^_^……”“美女好。”“人家又不漂亮,讨好我是想吃嫩草吗?”“……你以为我不敢吗?”“那就来啊!”孙正德哑然失笑,胯下硬了硬,这样颇有挑逗意味的话谁都看得出来,在键盘上继续敲:“算了吧,小女孩。”过了半晌,飞天女孩打过来一长篇:“老男人,其实我是真的一直很佩服你,你对艺术的理解很深,而且在和你的交谈中我体会到了你人性美好的一面……真的很感谢你几个月来和我的一些交流,增进我对艺术的理解,对我的帮助很大……性也是艺术,是你自己说的,不是吗?不过我却对你对性的艺术的驾驭表示深深地怀疑,不管你是真老,还是假老,老男人,我们一起来验证?如果你愿意来,我今晚在星期八酒吧等你,如果你看到一个拿着《女友》杂志的女孩,那就是我……”“不会吧,真的还是假的?”“对不起,我有事不在,请稍等一下。”“美女你在吗?”“对不起,我有事不在,请稍等一下。”“你有什么联系方法吗?”“对不起,我有事不在,请稍等一下。”“你说见面具体是今晚什么时候?”“对不起,我有事不在,请稍等一下。”孙正德靠在椅子上,长长地吁了口气,笑着摇了摇头,他终于决定今天晚上去赴一下约,毕竟他是在暗处,即使看到了拿着《女友》的那个女孩也可以不上去打招呼的。孙正德关了电脑,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于是他对外叫道:“小闫,去开一下门。”半晌没有声音,这个女孩子,这么早就走了?孙正德走到外间,闫晗果然不在,自己去开了门,袁方程胖胖的脸就挤了进来。这个商人!孙正德想。第四章二度激情中午和陈京飞的饭局很是奢侈,老孙心里算了算,到最后结账的时候只怕得花三万多。像陈京飞这样的京商来湖南消费,多奢侈都不打紧,至少增加了这家酒店的销售收入,为湖南的经济发展作了一些贡献。老孙心里飞快地转着圈,陈京飞是受上面谁的授意来的?又或者是故意来压一压自己,听他话里的意思,像是要自己帮个什么忙似的,面上却不动神色地笑地,有点怪罪似地看着陈京飞:“陈总又来编排老哥罗。你是建筑业大老板,我是一个文人穷酸,莫不是你有新楼盘需要老哥给你弄点花样?是编排我吧?该罚一杯。”陈京飞挺着啤酒肚,将军般站着:“你倒,正德兄的安排,我陈京飞一定执行。”服务女孩非常麻利地倒了酒,陈京飞接过杯子,对着老孙道:“正德兄,干了!”“哈哈,坐下坐下。”陈京飞点着老孙的酒杯吩咐那个女孩子,“给我们孙司长倒酒……”听到孙司长这个称呼,老孙终于有点飘飘然。关于部里产业司老汪的撤走,在去年远华案发生之时就有耳闻,作为部系为数不多参加党校培训的官员,老孙一直认为自己是最没有竞争力的一个,毕竟只就湖南厅而言,自己头上就还有一位。然而陈京飞的到来让他充满了底气,上面不按常理的出招造就了自己上调的可能。现在,老孙明白陈京飞不是奔着自己来的,而是产业司。老孙当然也明白陈京飞在北京的影响力,了解这个人背后有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