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许莹之激情

分卷阅读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4: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然微微颤抖着。当老孙将肉棒抽出时,这样的空虚感,使许莹不由己的发出哼声。“啊……不……”老孙将许莹翻身,让她四肢着地采取趴着的姿势。刚交媾完的大阴唇已经充血通红,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强烈对比。围绕红肿阴唇的黑毛,沾满了流出的爱液,因姿势的改变爱液不断的涌出,流过会阴滴在床上。许莹尚在微微的喘气时,老孙的肉棒又从后方插了进去。老孙插入后不停改变着肉棒的角度而旋转着。“啊…快……我还要……”激痛伴着情欲不断的自子宫传了上来,许莹全身几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感,而爱液也不停的溢出。“唔…好…快…再快…唔……”老孙手扶着许莹的臀部不停的抽插,另一手则用手指揉搓着阴核。许莹才刚高潮过的阴部变得十分敏感,许莹这时脑海已经混乱空白,原有的女人羞耻心已经不见,突来的这些激烈的变化,使的许莹女人原始的肉欲暴发出来。她追求着父亲给予的刺激,屁股不停的扭动起来,嘴里也不断的发出甜蜜淫荡的呻吟声。“啊…好爽…爸……唔…媳妇…让你干死了……唔……”老孙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使许莹火热的肉洞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洞里的嫩肉开始缠绕肉棒。由于受到猛烈的冲击,许莹连续几次达到绝顶高潮,高潮都让她快陷入半昏迷状态。“啊……爸你的大肉棒…唔…干的我…我好爽……唔……不行了…我要死了……唔……”许莹再次达到高潮后,老孙抱着许莹走到床下,用力抬起她的左腿。“啊……”许莹站立不稳,倒在床边,她双手在背后抓紧床沿。“莹莹,爸爸来了……”老孙把许莹修长的双腿分开,在已达到数次绝顶高潮的淫穴里,又来一次猛烈冲击。“啊…爸…媳妇不行了…媳妇爽死了……唔…大肉棒…干的媳妇好爽…唔……”老孙用力抽插着,许莹这时下体有着非常敏感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双乳随着父亲的动作摆动。这时候,老孙双手抓住许莹的双臀,就这样把许莹的身体抬起来。许莹感到自己像飘在空中,只好抱紧了老孙的脖子,并且用双脚夹住老孙的腰。老孙挺起肚子,在房间里漫步,走两、三步就停下来,上下跳动似的做抽插运动,然后又开始漫步。这时候,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几乎要进入子宫口里,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许莹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为高潮的波浪连续不断,许莹的呼吸感到很困难,雪白丰满的双乳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的起伏颤动着。抱着许莹大概走三分钟后,老孙把许莹放在床上仰卧,开始做最后冲刺。老孙抓住许莹的雪白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肉棒连续抽插,从许莹的淫穴挤出的爱液流到床上。高潮后的许莹虽然全身已软棉棉,但好像还有力量回应老孙的攻击,挺高胸部,扭动雪白的屁股。“唔……啊……我完了……爽死了……喔…好爽…爽啊……”许莹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喘气的声音,配合老孙肉棒的抽插,旋转妖美的屁股。肉穴里的黏膜,包围着肉棒,用力向里吸引。“啊…爸…我不行了…要死了……喔…你干死我了……爽死……爽死了……喔……”老孙一手抱着许莹的香肩,一手揉着她的乳房,大肉棒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许莹也抬高自己的下体,老孙用足了气力,拼命的抽插,大龟头像雨点般的,打击在许莹的子宫上。“莹莹!爸出来了!”老孙发出大吼声,开始猛烈喷射。许莹的子宫口感受到老孙的精液喷射时,立刻跟着也达到高潮的顶点。她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有如临终前的恍惚。射精后的老孙趴在许莹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而许莹连动也无力动一下,雪白的肉体瘫痪在床上,全身布满了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但许莹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不断的慢慢的融化着全身……高潮后的许莹紧拥着老孙,她的头放在仰卧的老孙左胸上,下半身则紧紧的和老孙的下半身紧贴着,两人的大腿交缠在一起。老孙紧紧的抱着许莹那情热未褪的身体,右手则缓缓的轻抚许莹的玉背。许莹就像只温驯的猫般的闭着眼睛,接受老孙的爱抚。俩人似乎还没发觉自己的身份,还沈醉在刚刚的性欢愉当中。慢慢的老孙的手迟缓下来,而许莹也在满足之后的充盈与安适感中睡着了。暴雨终于不顾一切地倾泻了下来,玉佳湖的水面上,溅起成千上万朵水花,伴随着狂风肆虐,雨雾像疯狗一般乱窜,天地已经混合在了一起。窗台底下是一片荷塘,莲叶在暴雨的击打下不堪重负,连茎杆都承受不住弯了下来,然而只要一有机会,便又耸立了起来,不屈地继续迎接暴风雨的洗礼。暴雨整整下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云收雨歇,天边浮现了一丝鱼肚白――天,快要亮了。雨后的玉佳湖显得格外的清爽,荷塘愈发青翠,一片片莲叶上星星点点地滚动着晶莹的水珠儿,偶尔有一滴水珠滚落到水里,发出清脆的声音。有一些新芽儿钻了出来,翠绿的芽苞儿积极地向上挺立着,向大自然传递着新生的声音。三楼的客厅里,老孙温柔地搂着许莹娇美的胴体,爱怜地看着昨夜宛转承欢的媳妇的那一张俏脸。酒后脸上的红晕已经褪去,许莹如小鸟依人般安静的闭着眼睛躺在公公地怀里,长长的睫毛有时候轻微地颤动一下,一幅清纯而又宝相端庄的样子。老孙知道许莹没有真的睡着,怀中圣女般的媳妇是昨晚那个媳妇麽?想着老孙便松开搂着许莹腰肢的手,轻声道:“莹莹……对不起,昨天,昨天……你喝太多酒了……是爸爸不好……”许莹“咯咯”地轻笑了一声,按住老孙要移走的手,仰起俏脸,在老孙嘴唇上飞快地啄了一下:“爸,不怪你……”望着老孙怔怔的眼神,犹如失魂的样子,许莹大眼睛更加露出调皮的表情,将螓首凑到老孙耳边说道,“爸,你昨天好厉害……你看天都要亮了……你要赔我裙子!”在媳妇的娇言软语中,老孙彻底地放了开来,手掌在许莹丰满的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一下:“你还真是一个小妖精,好――爸爸今天就陪你去买裙子。”手却放在屁股上没有拿开,还不断轻轻的抚摸着。“啊,爸,你好坏!”许莹娇躯猛地弹了一下,她感觉老孙那粗长的肉棒又硬了起来,顶在自己的小腹上。许莹用手撑着沙发,拨开老孙的手就向外滚。“你这个小妖精,想逃?”老孙追着媳妇的身子也滚了过来,两人抱成一团落在地板上,在落地的一瞬间,老孙的肉棒再次进入了媳妇蜜穴的里面。“噢,”公媳俩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爸,你轻点……啊……好长……”老孙跪在地上,长长的肉棒深深地插入许莹肥美的阴户中,并以此为支点,将媳妇的娇躯搂了起来,让她双手攀着自己的脖子,自己双手端着媳妇的屁股。以这种姿式被公公插入,许莹心中泛起了一阵娇羞。老孙戏谑地看着许莹:“好莹莹,爸爸慢慢地动好不好?”许莹娇声道:“爸,你坏死了……”老孙开始缓慢地在媳妇阴户中抽插,粗长的肉棒通过濡湿的腔道,每一次都有力的顶在花心上。在老孙充满力量的抽插中,许莹嘴里性感地呻吟起来。青春少妇的乳房在公公的脸上不住地摩擦和撞击,从老孙鼻尖上渗出的细细的汗滴一次一次地被乳房抹去,又一次一次的渗了出来。“啊……爸,更快一点……啊啊……啊……”随着老孙逐渐加快的抽插,许莹激烈的将头向后仰,双手死死地箍住老孙的脖子,尖尖的指甲在老孙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道细微的血痕。“噢……”老孙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火辣辣的痛,刺激得他更加凶猛地进攻,肉棒犹如活塞般,每一次都进入到了媳妇的最里面。快速而有力的冲击使许莹的头脑眩晕了,天花板上吊灯无规则地乱晃起来,似乎就要掉下了砸到自己头上。“呜呜呜……”许莹的呻吟变成了压抑的哭泣,子宫开始了激烈的紧缩。“啊……”地一声长唤,许莹彻底松开了箍住老孙的脖子的双手,螓首重重在落在地毯上,丰满的乳房随着惯性如波浪般弹动。与此同时,老孙死死地抱住媳妇丰满的屁股,肉棒彻底地进入并顶在媳妇的子宫口上,喉咙里虎吼一声。许莹感到蜜穴中的肉棒迅速地膨胀了一下,一阵滚热的精华就喷射了出来,“噢……爸……”许莹舒服地发出长长的呻吟声,犹如垂死的八爪鱼般松懈了下来,蜷缩成一团。老孙也退出了儿媳妇的娇躯,无力地斜倚着沙发,最终也滑落在地毯上。这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阳台上射了进来,照在沙发的边沿上,一大片汗渍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金色的光芒……因为厄尔尼诺的影响,这年的夏天似乎是提前了,还是四月时节,气候就有点晴雨不定。早上还有太阳,本以为是一个大晴天,没料到了上午十点的时候,天就阴了下来,接着就下起了小雨。在阴霾的天气中,人们的工作热情都受到了影响。XX厅办公楼的大堂里,两个保安晃悠晃悠地走来走去,其中一个打着哈欠,不时地望一眼厅墙上那一块电子钟,敢情是想早点下班了。办公楼前的停车坪里,孙正德嘴里着小调,精神抖擞地从一部牌照为“湘SXXXXX”的奥迪A6上下了车,用手拢了拢头发,往大堂里走。两个保安看见,顿时一扫懒散的神色,其中一个以标准的军人跑步姿式开了门,敬了一个军礼。孙正德满意地点了点头,用手拍了拍替他开门的那保安的肩膀,同时满面笑容地看了看另外一个小伙子:“小张啊,不错,不错,你们两个辛苦了!”小张受宠若惊地“啪”地一声,又敬了一个礼,声音响亮地回答道:“孙厅长,这是……是我们应该做的!”孙正德含笑地看看小伙子,又拍拍他的肩膀,往电梯间走。小张与另外一个保安对望了望,心里面同时犯起了嘀咕:平日高高在上的孙厅长今天这是怎么了?在十楼,一个卷头发的胖女人拦住了孙正德,这是厅办公室副主任黄冬梅,她扯了扯孙正德的袖子道:“孙厅,有一个北京的房地产老总找你。”又刻意压低了嗓子,“来了有小半个钟头了,他坐你办公室前的会客室里等。你看……”“唔,我知道了。”孙正德都没有正眼看黄冬梅一下,径直就往自己办公室里走。黄冬梅讨了个没趣,看走廊上没有人,对着孙正德背影做了一个恶心样。孙正德的办公室整个就是一个大套间,进门是一个大会客室,从会客室进去才是孙正德的办公室,里面有一个卫生间和一个小小的书房,书房里摆着一张小床,以备中午休息时用。会客室的墙壁装饰以民间剪纸图案为主,显得文化气蕴很足。孙正德从门口看见沙发上一个大胖子坐着,约摸40岁的样子,翘起个二郎腿,人整个将沙发压得陷下去一大块。圆乎乎的左手捏着份《潇湘晨报》中指上有点夸张的金戒指不时晃动着耀眼的光芒。会客室的角落里有一个小办公桌,一位身着深蓝色职业装的漂亮女孩正在用电脑里的QQ,她看见孙正德来了,忙关了QQ站了起来:“孙厅长!”那胖子头一扭,犹如听到军令般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脸上的肥肉因笑容而堆积起来,将眼睛挤成一丝缝。他伸出大手,迎了上来:“孙厅长,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啊!”孙正德也职业性地笑了笑,微微伸出手和胖子握了一下,